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品牌新闻 >

央视曝光金锣食品夜间偷排污

时间:2013-06-05 12:12来源:央视财经频道 作者:佚名 点击:
醴泉河癌症村调查:金锣夜间偷排污水

    醴泉河,岷江的支流,本应是甜美泉水流过之地,如今却是黑液横流,污水浸泡,沿线15万人用水处于威胁之中,污水从何而来?为何年年治理年年污染?记者昼夜蹲守,揭开非法企业排污惊人秘密,经济半小时,聚焦消失的水源地,哭泣的醴泉河。

  一、醴泉河边癌症村:15人相继死于肺癌

  流经四川省眉山市的醴泉河全长60多公里,流域面积520多平方公里,沿河居住生活着15万人口,是岷江的支流之一。醴泉,本义是指甜美的泉水,但近日我们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这条河的水质已经常年处于劣五类水质,本应该甜美的醴泉河,为什么会变成了一条污水河呢?

  5月19日,记者来到了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鲜滩村,看到的是田地里浸出的黑液、臭水沟里的污泥、死猪和猪身上正涌动的一堆蛆、水沟里墨一样黑的水和被污水浸泡的水稻,水稻已经散发出刺鼻难闻的气味。据知情人透露,附近的工厂全部都会偷排未经处理的污水,而鲜滩村的村民一说起造纸污水给自己带来的影响,都显得格外义愤填膺。

图片1泡在污水里的水稻

  鲜滩村紧临着醴泉河,河流全长60多公里,从这流过最终汇入岷江,进入长江。村民们说,污染他们土地的全是附近的工厂。

  记者沿着醴泉河一路前行,又到达了东坡区眉青村。这里的村民们告诉记者,这里的土地也在同样遭受污水的影响,现在甚至都没法种庄稼。一位村民带记者来到她的田里,这里紧挨着一家造纸厂。村民告诉记者,这块地大约有三亩多,原来是农田,从2006年开始,被对面一家名叫万牌的造纸厂租用,每年每亩地租金1100元,用于修建造纸污水处理池,现在土地租金合同已经到期,污水处理池废弃不用了,这三亩多地都用白石灰覆盖。记者在现场看到,白石灰下面还时不时浸出一滩一滩的发黑发臭的污水,村民们说, 村里30多亩地,都被这些污水和白石灰毁坏,已经不能复耕了。

  不仅农田土地被毁掉,村民的日常生活也受到了巨大影响。在这家名叫丰华造纸公司的围墙后面,一个村民正沿着排水沟打农药。当地的村民告诉记者,因为污水容易滋生蚊子,农民只能喷洒农药把草杀死,才能减少一些蚊子,这里的老百姓平均一年要打10多次这样的农药。

  对村民们来说,最大的影响就是吃水问题。记者了解到,当地水资源原来一直非常丰富,村民们大多在自家院坝打一口井就可以解决饮用水问题,但现在这种局面已经不复存在。离这条排水沟几十米的地方,记者发现有一户村民外面的院坝上,有三个高低不同的水井和水塔。

  眉青村村民李绍安今年 81岁。他说,家里第一口水井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打的,井深也就4、5米,水很清澈干净,到了2000年左右,附近造纸厂逐渐多了起来,他家的井水量渐渐减少, 不得已,李绍安又打了一口14、5米深的井,但他发现,深井里的水出水量仍然不大,而且更糟糕的是,打上来的水颜色偏黄,即使沉淀以后,也完全不能饮用。

  李绍安说,2005年,在多次反映后,当地为了解决村民们的饮用水问题,采取政府补贴,村民自费相结合的办法,统一安装了自来水管,他们村也用上了城里自来水厂的水。虽然现在不再喝井水,但最近几年,村民们发现,村里的癌症发病率明显上升。最近几年,连续有15个村民因为肺癌而去世。

  老人家告诉记者,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癌症发病率上升,他们没有办法检测,也无从知道原因。只不过现在李绍安和老伴种菜,再也不敢用醴泉河的水,家里种菜用的水都是两位老人一桶一桶从地下井打上来,再沉淀一两天,然后才给蔬菜浇水。而靠近醴泉河边的村民,他们虽然有的仍然用河水种菜,但对这样的菜,他们自己都不放心。

  村民杨保生告诉记者,他自己不敢吃自己种的菜,并且附近造纸厂的工人知道是用河边的水浇的菜后,也不再买他的菜。今年71岁的杨保生,从小就生活在醴泉河边,他记得以前的河水不仅清澈透底,鱼也很多,但自从1984年开始,周围陆续开办造纸厂后,河里不仅没有鱼了,甚至连水生生物的痕迹都难找到,现在水也不能用了。

  就在记者调查的时候,有人向记者反映,位于东坡区太和镇龙石村的一家泡菜公司涉嫌非法排放污水,记者赶到了这里,院子里是一家泡菜公司,围墙底部每隔一段距离就开有几个口子,连管道也没有,上面明显有水流过的痕迹,下面排水沟里的污水,颜色乌黑发墨, 恶臭的气味已经让人无法呼吸。由于大量腐烂发黑的污染物已经沉淀淤塞在排水沟里,看不到污水有流动的迹象。不远处,一头死猪漂浮在污水沟里,一堆蛆正在死猪身上蠕动。记者注意到离这条排污口20米不到的地方,正对着当地一户村民的房子。

吉香居泡菜公司的排污口吉香居泡菜公司的排污口

  龙石村的村民告诉记者,村里的泡菜厂是吉香居泡菜公司新扩建的厂址,2012年7月,吉香居泡菜公司按每亩地39800元的价格,将他们村大约200来亩土地买了过去。厂里排出的污水无人处理,最后流进醴泉河中。

  眼见着随处可见的污染情况,醴泉河的污染状况现在到底如何呢?公开资料显示,醴泉河流域面积520多平方公里,下游汇入长江上游水量最丰富的支流岷江,最终进入长江。这条河已被四川省列为全省重点小流域整治区域,在多份当地政府的工作报告中提及,醴泉河污染严重,水质常年在劣五类标准。从2008年开始,眉山市东坡区接连制订 《东坡区醴泉河流域综合整治工作方案》、《东坡区醴泉河流域综合整治阶段规划》,然而,村民们却感受不到水质的好转。环境的持续恶化让一些有条件的村民几年前就搬离了原来的村庄,在这个叫眉青村的村中记者调查发现,有的居民房的大门上,锁已经是锈迹斑斑了。

  二、全国最大的生猪屠宰加工基地:金锣公司夜间偷排污水 

  如此严重的河流污染,让人不禁为沿河而居的人们赶到担心。醴泉河沿岸究竟有多少家企业涉嫌非法排污,记者一直在寻找这个答案,但始终没能得到准确回答。不过,几十年来一直居住在醴泉河边的杨保生,十分了解醴泉河鲜滩桥段附近10家造纸厂的情况,他给记者画了这几家造纸厂的分布草图。

  杨保生介绍,醴泉河鲜滩桥附近不到1公里,直线距离不到300米的河段,最多时10家造纸厂,除去1家已经搬迁、1家破产关闭的外,目前总共8家,老板大多数都是当地居民,少数是外来投资的。

  杨保生说,每家造纸厂都有排污管道,有的很明显,有的很隐蔽,他家菜地靠醴泉河边的地方就有丰华造纸公司的一个排污口。

造纸厂排出的污水造纸厂排出的污水

  杨保生告诉记者,这些造纸厂排污没有固定时间,随机性很强。记者连续几天深夜在河边崎岖的路上进行蹲守,始终没有看到现场排污的情况。

  5月19日深夜11点多,记者又一次来到鲜滩桥万牌造纸厂的排污沟附近,离厂区还有100多米,就看到厂子里面有两个打着手电的人出来,一个停在原地,一个打着手电边走边看。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两个人是工厂安排的专门放哨的人员。

  记者仔细观察发现,排污口附近要么已经用水泥堤坝围了起来,要么排污口根本看不见。要想靠近排污口,必须经过造纸厂大门,周围连一条小路都没有,要想实地拍摄十分困难 。

  就在这时,有人向记者反映,眉山东坡区修文镇一家肉联厂晚上可能会排放没有经过处理的污水。记者随即赶到现场,在黑夜中等候2个多小时后,5月20日凌晨1点多,终于见到了触目惊心的场面,臭气难闻的污水顺着水沟哗哗地流。

  眼前的污水的确有很浓厚的腥臭味, 但凭什么就认定这是没有经过处理的污水呢?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顺着排污水沟往上走,在肉联厂大门口边上的水沟里,记者发现一股污水直接从管道里喷涌而出,直接流向排水沟。

  但就在记者靠近拍摄的时候,厂大门口里面突然响起狗叫声,2分钟不到,有人就打着手电出来查看,为了安全起见,记者一行赶紧撤离。

  知情人告诉记者,肉联厂的污水要排1到2个小时,村民向市政府、县政府和环保部门都反映过问题,但始终没有得到解决,肉联厂方面也声称自己的检验报告是合格的。

  第二天中午,记者再次来到这家肉联厂大门口,发现在凌晨直接排放污水的管道已经关上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这前后的变化,很难发现这根管道隐藏的秘密。

眉山金锣食品有限公司的排污口,白天关闭晚上排污眉山金锣食品有限公司的排污口,白天关闭晚上排污

  记者得知,这家肉联厂叫眉山金锣食品有限公司,原是当地一家国有企业,后被山东金锣集团公司兼并,眉山金锣和集团公司下属的几家食品公司一起,被称为目前我国最大的生猪屠宰加工和肉制品生产基地。

  这边肉联厂有了发现,那边造纸厂的排污情况又怎样呢?5月20日下午,记者再一次来到鲜滩村杨保生家靠河边的造纸厂排污口,一到现场,记者就发现与前几天看到的情况完全不同,靠近排污口的河面有大量的白色泡沫,不断向外涌出,水质变黑发臭,与河道中间的水有明显的分界线。

  三、环保局内奸细多:上面一检查 工厂就放假

  在眉山市的几天时间里,我们的记者几乎都是整夜蹲守在河边进行拍摄,但最终也只拍到了部分企业非法排污的现场。当地村民们说,一些工厂在建厂时就想到了偷排污水,排污口藏得很隐秘,排放时间也不固定,陌生人要想靠近厂区是难上加难。这些企业非法排污的手段,可说是动足了脑筋。据知情人透露,当地相关部门曾多次采取安装探头,突击检查等方式进行监管,但无奈一些企业手段狡猾,治污的效果一直不佳,那么这些不法企业内部到底是如何操作的,他们又是如何逃避监管的呢。

  随后,知情人向记者透露了一段偶然拍到的视频,尽管只有42秒,但画面却令人印象深刻。这个视频是在醴泉河边一家叫做仲文纸厂的企业拍到的,当时他以求职人身份进入到工厂内,偶然发现了这些场景,匆匆拍摄了下来。

  画面中显示一根比较明显的排污管道,管道周边布满了排污水时产生的泡沫。知情人说,这还算比较明显的排污管道,很多埋在地下、河床中间的排污暗道是肉眼很难发现的,而且往往在建污水处理池的同时,就有排污暗道的设计。

  知情人介绍,一般造纸污水处理池都要按回收处理程序,间隔分成几个沉淀池,一道工序完成后才能进入下一道流程,但一些造纸厂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又能随时直接偷排污水,在建污水处理池的时候,就将几个沉淀池的底部各打一个洞,用管道连接,每个连接处往往安装一个上下升降的闸门来控制开关,然后将整个管道埋在地下,伸到河床中心排污,地面上与这根管道连接的还有一个人工阀门,也就是总开关。有人来检查时,就关闭排污暗道,上面污水处理池则按正常程序运转,排放处理过的污水;如果没人检查过问,就打开下面的排污暗道,将没有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入河中。为了混淆视线、增加隐蔽性,有的造纸厂还将暗道的排污口故意拐个弯,绕到与污水处理池相反的方向排放。

醴泉河沿途的造纸厂醴泉河沿途的造纸厂

  知情人说,偷排污水的硬件设施到位后,纸厂在排放管理方面的招术也很复杂,比如不固定排放污水时间,让人搞不清排污规律;派专人轮流看守污水池、排污口,有的还分明哨、暗哨,一旦发现陌生人或环保部门来人就立即报告停止排污。最近,甚至出现这样的怪现象,有的造纸厂明明缺人手,贴出招工广告,但就是不招人。

  知情人告诉记者,造纸厂之所以花大力气做偷排污水的各种准备工作,其实核心就是一个—— 赚取高额利润。一套污水处理设备一次性投入 200 多万元,平时污水处理主要用两种药剂:PAC,简称氯化铝;氧离子,俗称分离剂,一天正常用两种药 剂1 万多元,所以,为了最大程度上减少成本,一些造纸企业就采取少用药剂,或者不用药剂,直接排放没有经过处理的污水。那当地环保部门又是如何监管的呢?

  鲜滩村村民告诉记者,市环保局一检查,造纸厂就放假,老板的包包鼓起来了,群众的身体垮下去了,通风报信者大有人在。而最让村民担心的是,举报或者反映后,常常面临威胁、报复。一位鲜滩村村民说,谁举报,谁就挨打,最终赔偿20、30万了事。

  四、央视财经评论员:治理污染根本在于提高违法成本

  央视财经评论员张鸿认为,按照《国家水污染防治法》的规定,企业偷排污水,要受到严厉的处罚,严重的要关停企业等等。随着这些企业偷排污水的事实被曝光,四川眉山市的环保部门应该立刻采取行动,依法对这些企业进行调查,依法作出处理。

  此外,张鸿还提醒这样一个事实,根据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管理局最新公布的《长江水资源质量公报》显示,长江流域洞庭湖、鄱阳湖、巢湖等重点湖泊的监测断面水质,现在都已经是五类以及劣五类,主要是总磷和总氮超标。造成长江这些地段水质恶化的原因,主要都是因为工业排污、生活排污以及农业面源的污染。岷江是长江的重要支流,而醴泉河则是岷江的重要支流,环环相扣,最终污水都将会流进长江,造成更大范围的环境污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点滴的污染,最终带来的就会是全流域的总体污染。要想有条清澈的河,就是要切实堵住每一个污水口,不能等闲视之,不能掉以轻心。

  而谈到污染治理的时候,张鸿说到,每次报道环保问题的时候我们都会很简单的要求问责当地的环保部门,监管不力,但当地环保部门在环保方面,其实还是做了很多积极的工作的,就像眉山市确实组织过很多执法的检查,增加摄像头,现场检测企业排污等措施。但为什么管不住,这其实是一个违法成本的问题。举个例子,美国的《联邦水污染控制法》规定,违规排放污水的违法者,不仅要行政罚款,而且还要接受刑事制裁。简单的说,既要罚钱,还要对当事人罚以监禁。罚金是25万美元以下,刑期是15年以下的监禁,而我们的违法成本太低,企业排污被查,往往都是行政部门罚几万元,简单了事,形不成司法意义上的威慑。所以企业胆子越来越大,因此,我们呼吁,环保问题,需要司法部门介入,不能只停留在行政处罚的层面,违反法律,就必须要接受法律的惩罚,这样才能警醒所有的人,把环境保护的工作,进行一个有质量的提升。

(责任编辑:NO.001)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更多广告创意

  • 广告赏析-2014年1期

  •  广告赏析-2013年12期

  •  广告赏析-2013年11期

  • 广告赏析-2013年10期